最新文章 中国新医改十载下的冰山一角

中国新医改十载下的冰山一角
“医”可能是2018年关注度最高的字眼。年初国务院机构改革,决定专门组建医疗保障局,又将工商、质检、食药监三局职能并入强大的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年中,《我不是药神》激起有关廉价仿制药的举国讨论,疫苗丑闻牵动公众神经,问责上至中央委员。面对这个潜力无限又变数不断的领域,本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请来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教授,为您全面解读医疗、医药、医保的政策走势。

论坛前夕,瑞信连线朱教授,请他为我们勾勒中国医政轮廓。

中国新医改启动至今恰好十年。回顾十年历程,最大的变化是全民医保基本实现,朱教授说。

几乎每个人都有了基本保障,住院费用少的能报销30-40%,多的能报销70-80%。但公立医院改革可以说毫无进展。三甲医院越做越大,床位越来越多,百人住院人次也越来越高,过度医疗现象越来越严重。商业保险方面,尽管受政策鼓励,但在整个医保市场的份额只有3%左右,没有太大进展,尚处于微不足道的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恒鹏

其间第二大变化是产业因技术和商业模式发展而变化,朱教授说。互联网医疗、连锁诊所、医生集团、专业医院以及专业医疗服务机构蓬勃发展,正是这些,给资本市场带来了新机遇。

关于朱恒鹏教授

朱恒鹏教授是财政部、人社部等多部委医改咨询专家,跟踪研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十余年,覆盖公立医院改革、医疗保障制度、医疗服务模式创新、药品流通和定价体制等多方面。全国数百个地区的实地调研为他提供了丰富的一手数据。他的研究还具有鲜明的问题导向,一针见血,一语中的。

您认为中国政府对社会资本办医和医药创新的真实态度是怎样的?

朱恒鹏教授:从党中央、国务院层面来看,对社会资本办医是真心实意的鼓励支持,每次医改文件都会谈到。数量上看,民营医院牌照已经多过公立医院,私立诊所数量不少,从这个角度讲,社会资本办医有较大进展。但另一方面,公立医院依然通过垄断医生垄断着市场份额。对医生的垄断主要靠编制、职称以及与之挂钩的科研项目及身份,比如教授、博导和专业委员会中的身份。过去九年,尽管按牌照数民营医院已占55%,但按医生数只占百分之十几。民营得到的医生还是很少,因此业务也很少。

医药创新方面,政策鼓励力度大,也是真心实意的。中国医药产业80年代开始开放,可以说是开放最早、最大的一个领域。医药产业政策创新力度也很大,从“十一五”到“十三五”都有重大新药创制项目。所以创新药方面一直非常支持,而且中国始终有个目标是要成为医药创新大国、强国。但实际情况不太乐观,真正的医药创新并不多,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中国为何没有廉价仿制药,什么阻碍了国内新药研制?

朱恒鹏教授:令人难堪的是,国内不仅医药创新不好,仿制质量也很差。到现在中国得到美国FDA认证、对美国实际有成批出口的仿制药很少,能出口到美国的仿制药只有30多种,而印度有300种左右。这反映了中国本土市场实际上并不支持本土企业去提高质量和研发创新。公立医院采购国产药时,很多时候在乎回扣而非质量和创新。这使得医药企业的关注点主要放在安全送回扣,这是我国医药创新受到抑制的主要原因。

仿制药都不好,研发就更少,能出口欧美市场的不多。其实,中国药企的工业生产能力并不比印度差,仿制药的历史也不比印度短,但质量一高成本就高了,就压缩了回扣的空间。所以国内药企提高仿制药质量没什么阻碍,但却怕质量提高后卖不动。

如果创新药不被医保覆盖,普通人还是无法承受;如果砍价纳入医保,是否又无法激励企业创新?怎样解决这个矛盾?

朱恒鹏教授:这要看具体针对的疾病及疗效。如果性价比一般可能难以纳入医保,但可以纳入商业保险,所以要靠发展商业保险为创新药企提供更大市场。有了商业保险的支撑,医保就容易有一个较大的砍价幅度,就可以面向低收入的患者。特别在创新药方面,商业保险应当成为主力。

如果不提高企业和雇员的负担,医保基金要怎样才能实现扩容,增加在新药方面的支出?

朱恒鹏教授:医保进一步扩容的空间不大。能加入的企业基本都加入了,提高筹资水平和增加参保人数都没有多大空间。另一方面,也许社会医保还应该降低筹资水平,由现在8+2%、9+2%的水平降到大约4%就可以,留出空间发展商保。如果城镇职工保险再提高筹资,企业负担太重,而且和城镇居民差距太大。降低企业的医保筹资,统一降2%也许可行,大幅降低恐怕很难,我们正在讨论考虑。

新成立的国家医疗保障局、卫生健康委员会等机构会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朱恒鹏教授:国家医保局的权力集中了。原先的城镇职工医保、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全部归它,正在开展的长期照护险也会归它,跟医保相关的生育险、医疗救助都归它,管理的资金接近两万亿。它是医保政策、医保支出、医保监管的专业部门,预计在医保支付和医疗机构管理上可能会有新政策。

卫计委变成卫生健康委员会,很大程度是名称的改变,是过去的卫生部加上一部分人口健康管理的职能,其工作模式和思路和过去没有什么区别。

感到意犹未尽?想进一步了解中国新医改的政策走势,敬请关注第九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最新资讯。朱恒鹏教授与来自医疗行业的知名专家,将在论坛上各抒己见,深入探讨中国医疗、医药和医保等环节的最新发展趋势和为给资本市场带来了新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