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保罗·克鲁格曼:明年中美关系有望回归更富建设性的健康轨道

保罗·克鲁格曼:明年中美关系有望回归更富建设性的健康轨道
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生中心经济学特聘教授保罗·克鲁格曼与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业务大中华区副主席陶冬对话,分享了他对中美关系,以及令他深感困扰的“僵尸思想”的看法,并展望疫情后经济复苏前景。

陶冬:本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以“乘风破浪 • 行稳致远”为主题,关注重点是中国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对于未来一年及其后中美关系的走向,能否谈谈您的总体预期?

保罗·克鲁格曼:中美关系还是有希望取得进展的。两国关系会走向缓和,但过程不会太轻松。双方之间有不少关键分歧有待通过对话协商解决,比如技术争端和产业政策。我认为明年中美关系有望回归更富建设性的健康轨道。

陶冬:您新书里讨论的僵尸思想中,哪些对全球经济的威胁最深远?我们该如何应对?

保罗·克鲁格曼: “僵尸思想”是指那些与事实不符,不攻自破却不断卷土重来的思想理论,现实中不少这样的例子。其中,执迷控制债务规模、过度追求预算平衡的想法是我最担心的一个。债务会带来一些问题,但也并非百害而无一益。当前新冠肺炎全球肆虐,政府需要发挥自身作用,提振需求,为深陷疫情泥潭的人群提供经济援助。经济复苏面临的最大风险是政府紧缩财政,究其根源是对于预算平衡的错误认知。即便疫情威胁逐步减弱,执迷债务问题、过早削减财政支出有可能让我们陷入第二轮经济衰退。

“一旦新冠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相信我们会迎来快速的经济复苏。” 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生中心经济学特聘教授保罗·克鲁格曼

陶冬:此次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经济衰退有何不同?

保罗·克鲁格曼: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是内部因素造成的,是“透支经济”的产物。此次新冠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是受外部冲击引起。当前这一轮经济衰退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也是必要的。可以把隔离理解成药物昏迷,经济停摆是为抑制疫情而自主采取的短期措施。一旦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相信我们会迎来经济的快速复苏。

陶冬:美国实现V型复苏的可能性有多大? 

保罗·克鲁格曼:如果疫情控制得力、各项政策措施到位,美国在接下来一年内实现全面复苏的可能性会比预期中大得多。但即便如此,疫后经济会呈现另一番景象,新的工作方式和消费习惯正在形成。面对新常态,资本重新配置势在必行。

相关见解

4:37

保罗·克鲁格曼访谈

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生中心经济学特聘教授保罗·克鲁格曼与瑞信亚太区私人银行业务大中华区副主席陶冬对话,分享了他对中美关系,以及令他深感困扰的“僵尸思想”的看法,并展望疫情后经济复苏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