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深度了解特朗普和中国贸易

深度了解特朗普和中国贸易
中美贸易关系的讨论大多关注于两个超级大国变幻不定的局势, 会怎样影响中国和世界经济的图景。然而,倘若全球经济的基本运行结构已然发了根本的改变,政治家无可避免地拥护保护主义政策,挑战既有的全球贸易模式,又将如何呢?

“无论从谈判内容还是谈判对手来看,我认为这次中美达成协议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中国前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副部长、中国入世谈判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在大会上充满信心地说。

龙永图介绍,当年入世时问题远比现在多。本次中美贸易谈判最重要的三个问题是贸易不平衡、强制性技术转让和知识产权保护。解读起来,三个问题基本符合改革开放的大方向,都可以谈判。

龙永图认为,要谈中美关系的前景,首先要准确判断中美贸易摩擦的性质。他认为中美摩擦主要是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战略的组成部分,重点不完全针对中国,不会从根本上颠覆中美的贸易、经济和政治关系的基本格局。

“中国的大局是要继续发展,不希望中美关系的恶化干扰中国经济的发展。中美搞好关系,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当然也符合美国的利益。”龙永图分析道。从基本面而言,因为历史和客观因素,中美建立合作共赢关系的可能性是大概率事件。

美国前财政部长、哈佛大学查尔斯·W·艾略特校级教授劳伦斯· 萨默斯 (Lawrence H. Summers) 则从另一个视角审视了这个问题,提出货币战争和贸易保护主义乃是宏观趋势之果。

从储蓄与投资机会错配到贸易摩擦

萨默斯在瑞信中国投资论坛上致辞时表示, 储蓄的充裕和投资机会的相对稀缺,是这个时代决定性的宏观金融趋势造成储蓄的充裕的部分是因为人们寿命更长和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增加。造成投资机会减少的原因之一,则是全球经济的日益虚拟化。

萨默斯强调一个事实:如今财富愈发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并未充分流入实体经济。

他说:“全球市值最高的民宿公司Airbnb并没有拥有任何楼宇,其中一家市值最高的运输公司Uber也没有拥有任何车辆。”

储蓄与投资机会的错配,压低了消费需求和利率,解释了为何工业化世界的通胀率长期低于2%的目标。萨默斯指出,央行经过十年努,对通胀的收效仍然甚微,令市场质疑央行有能力大幅提升通胀率的观点。如果吸收这些储蓄变成政府的主要政策挑战,各国就会想要维持贸易盈余来刺激增长和提振需求。当前全球化的倒退是因为每个国家都想要成为净出口国。

不意外

萨默斯表示:“不可能所有国家都是净出口国,但如果每个国家都希望成为净出口国,压力随之而来,防御升级,货币战争频频、贸易保护增加。我认为,我们如今所观察到的对全球化的抵制,正是由于每个国家更希望成为净出口国,而不大愿意成为净进口国。”

“在增长乏力和通缩的时期,美国大幅向保护主义迈进的举措,并不是偶然事件。”

因此如何解决这种情况呢?如果依照瑞信中国投资论坛的参会者的看法,贸易协定不大可能是答案。民意测验显示,仅有7.7%的观众认为中美完全有机会在2020底之前达成全面持久的贸易协定。相反,大多数(68%)人认为世界两大经济体仅能够达成部分协定。

观众投票:您认为中美在2020底之前达成全面持久贸易协定的可能性有多大?
资料来源:第十届瑞信中国投资论坛,深圳,2019年11月6日

一份贸易协议不太可能改变当前局面,萨默斯相信,只要中国保有经济上的巨大成功,中美间的摩擦就不会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