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赋予我们超人的力量”
市场前瞻

“技术赋予我们超人的力量”

电脑和机器人将我们从重复乏味的活动中解脱出来,让我们可以专注于生活和工作中有趣的部分。一开始是犁的发明,现在到了技术时代更是如此,数字世界的先知Sebastian Thrun如是说。

  • Thrun先生,首先问个简单的问题。我们何以为人类?

Sebastian Thrun:我想你这样问是故意逗我的,但是答案其实极为简单。人类是世界的中心,创造力和价值观使我们之所以为人类。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人类同胞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元素。

  • 当我们思考数字技术时,例如人工智能,我们是否也在思考人的本质?

的确。每出现一项新技术时,我们都重新检视人类的境况、人性的存在,以及我们对人类自身的理解,这一切总是围绕着同一件事:赋予人类超人的力量。150年前,我们还不能彼此交谈,因为我们的声音不可能响亮到从美国传到瑞士。我们也无法游过大西洋。原因很简单,我们身体的设计不能做这些事。但是今天,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交谈,又或者在12个小时内从洛杉矶飞到苏黎世。

  • “人工智能”一词诞生于1956年,恰好是60年前。从那时起,人们对这个崭新领域抱有极大的期待,但除了出现在大量好莱坞电影中,它一直没有实现。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了吗?

绝对有所不同。过去我们试图将每一种可能的情况编程,教导机器学习规则,这个做法当然是不切实际的。今天我们寻求的是另一种方法,我们让电脑自己学习。我们不再通过向电脑下达指令的方式编写程式,而改为向其举例。具体来说,你向电脑展示数亿个网站,它自己就会总结出好的网页设计的规则。

  • 区别有那么大吗?

是的,这种方法与过往的做法截然不同。试想想,要向你的孩子解释世上每一条规则,需要耗费多么长的时间。如果电脑能够像我们一样自学,它们将会进步得更快,这是一种全新的方式。现在涌现出大量的自学系统,例如IBM的沃森(Watson),它教会了自己参加《危险边缘》(美国一个广受欢迎的智力竞赛节目),还击败了世界上最厉害的玩家。沃森、谷歌的阿尔法围棋(AlphaGo)以及其他类似的程序能从极其庞大的数据库中总结出自己的结论。例如,它们可在几分之一秒内“查看”一亿张核磁共振图像,将你的十字韧带与巨大的数据库样本中进行对比,这是人类无法办到的事。

每出现一项新技术时,我们都重新检视人类的境况、人性的存在,以及我们对人类自身的理解。

  • 人与机器之间的互动将如何发展?

我们还处于起步阶段。看看过去的成就,农业就是一个好例子。犁、联合收割机和拖拉机使我们更强大。我们可以说,人类的精神力量与机器的机械力量是相辅相成的。同样道理也适用于其后发明的汽车与飞机。如今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机器不再仅仅补充我们所缺乏的肌肉力量或运动能力,它们还可以接管我们几乎所有重复的活动。想想自动驾驶汽车吧。

  • 你能再举一个令你印象深刻的例子吗?

在医疗诊断领域的技术就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相比真人医生,人工智能系统已能更准确地识别某些皮肤疾病。还有已被用于创造细胞的合成生物学也非常有趣。我认为我们有能力克服绝大多数癌症和循环系统疾病。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将能够加倍延长我们的平均寿命。而这仅仅是世界历史的开端,因为百分之九十九的有趣事物还没有被发明出来。人工智能将使我们摆脱对智力要求不高的活动。将来,我们可以更专注于创造性的工作,专注于真正有意思的事情。

  • 许多人害怕机器人会威胁到他们的工作。事实如此吗?

让我们再看看过去。仅300年前,几乎每个欧洲人都在农场或家庭中工作。他们犁地、挤牛奶、洗涤、打扫和烹饪。人们为这些事情花上的时间多得令人难以置信。当时没有电力,也没有发动机。卫生情况惨不忍睹,医疗护理水平极差。欧洲人均寿命才不到30岁。如果有人认为那个年代十分浪漫并希望回到那个年代生活,我可以理解为何科技进步会让人担忧…… 

  • 这听起来是在挖苦他们。

那我们严肃点:我认为历史支持我的乐观态度,即新技术会让人类活得轻松些。即使把一些危险的技术算进去,平衡利弊,结果也还是正面的。今天,死于战争的人远少于一个世纪前,较少人饿死,平均寿命持续增长。自然地,也仍然有许多人生活在贫困之中甚至被奴役。我们无法一举改变这种局面,但互联网给予更多人机会,为人类的进步作出贡献,并从中获益。五百年前,大多数人是文盲。今天,多亏互联网,世界上至少一半的人口能接触到人类全部或几乎全部的知识。实际上,世界变得越来越小。 

  • 你说过,你最重要的使命是使知识大众化。这是什么意思?

优质教育的分配极不公平,激发了我的正义感。极少数人有机会进入世上最好的大学,这些大学的大门仍然对几乎所有人紧闭。没有什么比得上教育的成效。接受过较优质教育的人过上较好的生活,他们较为富裕、较少生病、平均寿命也较长等等,这正是我们与Udacity建立在线教育机构的原因。我们提供前所未有的机会,让人们可以享受到高质量的教育的机会。我们认为教育不应该像昂贵的劳力士,而应该像人人皆可负担的宜家精神。我们希望尽可能多的人能接受到可能范围内最好的教育。 

  • 关于教育,你最喜欢的例子是什么?

有太多例子了。如果只举一个例子,我想说说一位美国母亲的经历。她当了20年的家庭主妇并照顾了三个子女,其后在Udacity完成了程式设计课程,之后开始在谷歌担任程式员。我们有一个大箱子,装满了感谢我们使他们的生活产生积极变化的人们寄来的信件。这些信的内容都十分类似。这些人都已经结束了他们第一个职业生涯,现在希望开始第二个。我们使他们梦想成真。

  • Udacity如今的估值达十亿美元。起初,你们称自己提供糟糕的课程,为什么?

我们最初提供的,是称为大型开放式在线课程的免费课程。当时结业率非常糟糕,仅百分之五的参加者成功完成课程。如今,我们的成功率已高达百分之九十。我们刻意地推出一些尚不完整的课程。这意味着我们能从一开始就掌握市场反应,并持续使Udacity与人们的需要保持一致。

  • 你们改变了什么?

我们不再仅将教育视为传授内容,而将其视为一种服务,我们甚至提供担保。如果毕业生找不到工作,我们会退还学费。我们现在提供的不止是在线课程。对于来Udacity求学的人,他们不止从书本和视频中汲取知识,还会通过基于实践进行的具体项目学习。我们鼓励学生亲自动手,边做边学,而我们的专家将就每个项目提供个人反馈。这有点像体育运动。如果你只看其他人玩,你就永远学不会。如果你只观察各位教授而不积极参与,你无法真正学到任何东西。 

  • Udacity怀著一个社会使命,但你们仍然想要在办学过程中赚到钱,为什么?

这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我们意识到钱会让事情变得简单一些。我们不会将资源浪费在筹款上,我们必须与我们的客户保持绝对一致,但我们也密切关注成本。而且我们煞费苦心,为我们的客户提供质优价廉的课程。我们的课程比史丹福大学便宜约50倍。

  • Udacity的足迹遍布全球,学生表现出怎样的文化差异?

在瑞士和德国,教育被视为完全或近乎免费,而在美国,为教育付费则是司空见惯。与美国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欧洲,人们不常在职业生涯途中回到校园,获取另一个学位。而我们在中国和印度的分支机构刚刚起步,我发现这两地对教育的需求高得让人难以置信。人们为自己的职业生涯承担个人责任,很少要求政府提供援助。他们为自己的高等教育付费,因为他们认为,高等教育能提高他们成功的机会,这笔投资是值得的,而这个观念是正确的。

你对事物的看法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这种能力和意愿比你目前的知识基础更重要。

  • 贵公司认为传统的教育模式“小学—大学—终身雇佣”过时了,为什么?

在美国的情况已经足以引证这一点,有26%的劳动力不断地在更换工作,基本上是打零工。那里一般员工在一个岗位上平均仅停留四年半。瑞士人和德国人将必须更彻底地放弃终身从事一个职业的执念。越来越多的公司也被迫适应时代的不断变化。

  • 这意味着失业。

是的,但也有积极的一面。人们可以不断地发展,新的机遇之门也会为他们开启。教育的发展与工作没有矛盾。人的寿命越来越长,就必须活到老,学到老。

  • 大学教育背后的原理实际上已经过时了。

最佳的教育人的方式有可能真是在一千年前发明的那种模式吗?但大学及其他高等学府的市场仍然在不断扩大,是因为它们必须不仅专注于高中毕业生,而关注整个社会。其他的行业也是如此:例如保险、供水和供电公司陪伴我终身,只有我的大学并非如此,尽管学习的需求是终身的。

  • 你有一个八岁大的儿子。你认为在他的教育中重要的是什么?

我们在加利福尼亚州这里所说的成长型思维模式于我十分重要。我们认为大脑就像一块肌肉,可以训练和成长。重要的是,我儿子拥有对世界好奇和尝试新事物的能力。你对事物的看法必须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这种能力和意愿比你目前的知识基础更重要。今后的人必须持续学习和不断进步。这是我希望向我儿子灌输的思考方式和心态。 

  • 它起作用了吗?

Jasper上的是一所新的实验学校,该校强调项目和按自己的节奏学习。他喜欢上学而且不喜欢放假。

  • Jasper长大之后,什么工作的需求量会最大?

请原谅我这么说,但这是个错误的问题,它与发展相悖。二十年前,我们无法预见到,今天像搜索引擎优化师、机电工程师或数据分析师等这职位的需求会如此巨大。而且变化的速度只会越来越快。你可以肯定地说,将来具有创造性人才会有较多机会。技术类工种将会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传统上并不怎么运用技术的行业。例如,生物行业已朝着数据科学的方向发生巨大的变化。大数据也将改变医药、法律甚至历史研究等行业。不论在哪个行业,越缺乏技术能力的人,在就业市场上的机会就越少。 

  • 所以不只是工会有所担忧。数码化威胁到现今的许多工作模式。如果我们学不到技术,会不会变成无产阶级,进而被就业市场无情淘汰?

要阻止技术进步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进步永远不会停止。工会为成员提供持续培训,使成员充分准备好运用新技术,这事重要得多。我们不能安于现状,而应该为比以往更快的变化作好准备。

  • 数码化造成的恐慌不仅是失业,还有失去隐私的担忧。

这个问题并没有很困扰我。想想看,对任何公司来说,部署有违客户意愿的技术都不符合他们的利益。大型技术公司均立足于客户的信任。如果信任被滥用,客户就会快速流失。我从内部观察过许多这样的公司。这些公司给我的印象是,它们的伦理道德比外部表现得还要成熟。总之,它们希望取悦客户。

  • 你在瑞信董事会供职,最近还成为瑞信实验室(Credit Suisse Labs)位于硅谷的金融技术工作室的顾问。那里正在开发什么技术吗?

瑞信实验室不仅在尝试一些新技术,而且在更基础的层面,增强创新思维和开发新的业务模式。瑞信一直是一家与时俱进的银行。凭借这些实验室,我们希望确保瑞信维持业内技术领导者的地位。

  • 你能给我们举两三个具体的例子吗?

该实验室目前正在发展之中,现在披露太多信息还为时过早。但笼统地说,我们正致力研究一些热门课题,比如网络安全、手机银行、新型信贷模式,以及如区块链技术等用于金融交易的新数据库。凭藉数字系统,银行业可以更为透明化、更符合经济效益,服务也更快捷,客户也将会从中获益。我们希望为客户提供越来越好的产品。

  • 最后提一个个人问题:你年少时一定喜欢阅读有名的科幻小说吧?例如赫伯特·乔治·威尔斯、艾萨克·阿西莫夫和菲利普·狄克创作的科幻小说?

那你就错了,我喜欢读海因里希·伯尔或者马克斯·弗里施的小说。相比技术,我一直对人更感兴趣。技术只是一种工具。长远来看,我关心的一切都是以人为本,赋予人们力量和促进他们发展,免除人们重复劳动,让他们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