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银行业
市场前瞻

重新认识银行业

如今金融行业正涌现数以千计的全新经营模式,投资者以数以十亿的资金在金融科技领域投下赌注。乍眼一看,此番景象或许令人诧异:但传统银行的确正从这一转型浪潮中获益。

Mike Cagney常邀请贵宾客户前往他旧金山家中做客,一同品赏美酒和披萨佳肴;不过他并非为了举办美食聚会,而是意在与客户交流。Cagney的在线金融服务公司Social Finance(SoFi),通过每年举办100多场这样的聚会,成功建立了甚为密切的客户关系。这些活动目的在于让千禧一代重新深入认识与银行业的关系,并发展成为SoFi的终身客户。 

数码革命的实现需要依赖(模拟)关系管理,这一点可能令人意外;但其具备的人性化特征和所提供的服务,显然是成功的。Cagney和来自名校史丹福大学商学院的另外三名毕业生,在2011年在校读书期间创立了这家公司,公司起初在硅谷是一家小型专业服务提供商。根据公司提供的资料,这家公司如今已拥有逾85,000名“会员”客户、借出70多亿美元贷款,在最新一轮融资时,投资者对公司的估价约为40亿美元。 

充满挑衅的言辞

SoFi起初以优惠条款为美国一流大学的毕业生提供高额学生贷款再融资。SoFi平台直接与参与者对接,使债务人能与财资雄厚的校友联系,而这部分校友能以比银行更优惠的条款向债务人提供学生贷款。SoFi目前还提供个人贷款和按揭贷款,从而机构投资者的资金能够对私人投资者的资金进行补充。下一步,这家距离金门大桥仅寸步之遥的公司将把目光投向支票账户、保险服务和资产管理业务。

长远来看,Cagney希望能看到他所说的“非银行的银行”取代传统银行。“我们正试图让传统银行像恐龙一样灭绝掉”,他说道:“我希望成为灭绝恐龙的那颗流星”,言辞中充满自信和面对媒体时的机智。尽管有此论调,SoFi却仍然与瑞信达成了合作安排,以藉此为按揭贷款提供融资。尽管言辞中充满挑衅意味,这些新兴的企业却逐渐视传统银行为合作伙伴。 

金融科技公司究竟有何作为?

在Cagney发布雄心勃勃的计划和吸引眼球的公告后,SoFi引起各方关注。但这家公司仅仅是众多有类似雄心计划的公司之一。全球各地有数千家金融科技公司力争打破银行业集成化的价值创造链,并重新思考和重新整合各个环节。在此过程中,正如SoFi一样,这些公司已将数个中介机构挤出,而让债务人和债权人自行组织安排。金融科技公司的目标是颠覆金融行业,并从金融市场中赢得一席之地。借用的工具有:新的数字技术、算法和数据科学;新的经营模式;更简捷、更有效和更具成本效益的服务;以及为手机和平板电脑随身的新一代客户量身定制金融服务。 

许多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正在开拓相同的领域。几乎有一半的初创公司可提供付款解决方案业务;而银行业正是在这个领域流失的交易量最大。“由于新兴的提供商大量涌现,付款方式的转变正顺势展开,尤其是在英国和美国市场”,Accenture咨询公司金融服务部董事总经理Julian Skan提到:“付款业务带来的大量价值已从零售银行业中流出,并且不会再向银行业回流。” 

例如,瑞信与Accenture合作开设“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一项为年轻商界人士打造的辅导项目。瑞信董事会主席Urs Rohner在金融科技的崛起中看到了传统银行的机遇:“与其他行业一样,金融行业科技创新的颠覆作用,使得原有服务能向更广泛的消费群体提供,这源于价格优势,或者改善后的用户体验;通常是结合这两种因素。”

重要的碎片化信息

越来越多的公司和客户,尤其新兴公司和较年轻的客户,不再以零售银行为首选。相反,他们会选择个性化产品专门机构所提供的产品。需要通过互联网或手机收付款项的人群,为网店或实体店配备付款系统的人群,会使用Venmo、Klarna、Square或Stripe等品牌的服务。如果需要以不同的币种汇出资金,则可以使用TransferWise、Azimo或WorldRemit。Nutmeg或eToro能帮你管理资产,Betterment或Wealthfront能帮你进行个人理财,Robinhood能免费帮你进行股票交易。如果想申请个人贷款?可以使用Borro、Zopa或Ox。商业贷款则可以通过SoFi或Funding Circle等贷款市场进行在线融资。 

每款新产品、每种新服务都必须具备胜过传统选择的一些优势。其中一种优势是,它们通常会被整合到更长的消费链中。例如Uber,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加州移动租车公司,同时也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从约车、乘车、付款到拿取收据:只需动动拇指,一切尽在掌控。 

尽管这些个性化服务很便捷,但也存在一个不可否认的不便之处:过去人们只需一家银行,就能负责处理所有跟钱款有关的事务,而金融科技公司却指望人们乐于使用不计其数的不同服务和产品。但对于不少人或不少公司而言(尤其是年轻人群和新兴公司),这一点似乎并未带来困扰;他们已经习惯智能手机的碎片化信息设置,在智能手机上,即使一个很小的功能需求也会由一个单独的应用程序来负责。

投资增至三倍

投资者至少坚信一点:这些野心勃勃又能轻装上阵的金融科技公司,将能够变革整个行业。业内正掀起淘金热。据Accenture的资料,单就2014年一年而言,全球对金融科技领域的投资就增至三倍以上,数额逾120亿美元。

难怪金融科技已发展为风险资本放贷者最活跃的投资领域之一。据高盛估计,初创企业可能会给成熟金融服务提供商带来挑战,每年销售额高达4.7万亿美元,利润达4,700亿美元。即是拥有不到百分之一市场份额的公司,仍可能获得大量业务。 

正因如此,投资者才会向数千家账面估值飞涨的公司投入数十亿美元,寄希望总有一家公司能大获成功。2010年,有220家风投公司投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到2015年,市场调查公司CB Insights指活跃的风投公司已增至将近900家。顶尖的风投公司,比如红杉资本、Union Square Ventures、Index Ventures、Greylock和Benchmark,着重关注以下领域:付款相关服务、个人财务簿记、贷款和数字货币(如比特币及其核心区块链)。所有相关交易都录入全球数据库,以此提升价值交换的可靠度,而不仅仅是交换比特币本身。 

演变过程

所有这些新兴公司都推行类似策略。像SoFi一样,他们最初把重点放在银行业的部分价值创造链上;取得一定的成功后,则会快速扩展服务,把能对银行业带来真正威胁的整套经营模式纳入其中。 

其中一些企业的代表人,言辞间甚至开始听起来像西装革履的“硅谷入侵者”。“不少传统银行将会在中途退场”,Francisco González表示:“能存活下来那些也将不再是‘银行’,而是变成软件公司;他们将与数字技术公司竞争,价值定位也完全不同。”西班牙一家大型银行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González去年曾预测,在这一波数码化颠覆浪潮的席卷下,全球多达一半的银行将不复存在。 

纵观Amazon对零售业变革、Airbnb对酒店业的颠覆性影响,和Uber对出租车行业的打击,我们就知道,银行业最好严肃对待这些雄心勃勃的初创企业。伦敦Accenture金融科技创新实验室计划负责人James Dickerson表示:“就客户体验而言,其他行业 - 通常是不受监管的行业 - 已经对消费者预期进行重新定位;这使金融服务业内衍生出受抑制的需求。然而现有的老牌企业却忙于其他业务,如此一来,就为新加入的企业敞开了一扇大门。” 

银行业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避开了数码化带来的剧变。据Dickerson表示:“在监管机构的庇护下,银行业并未像其他行业一样,为了参与竞争而被迫创新。此外,这个行业比交通运输、零售或音乐等行业要复杂得多,因此也更难被颠覆。” 

事实上,现实的情况已令投资者的高期望值相对有所调整。这些“挑战者企业”还只是刚起步,少有金融科技公司已抢占到可观的市场份额。

并非海啸

当来自加州硅谷的挑战者雄心勃勃地誓将颠覆整个行业时,Accenture的顾问Julian Skan对金融科技前景的看法则温和得多:“我们认为,这并不是一场会摧毁整个行业的海啸。”Skan认为,数字化转型的确对减少传统银行的作用和重要性有潜在威胁,但同时,这些银行可能会像初创企业一样使用相关的技术创造更快捷、更优质和更优惠的服务:“我们一直认为,价值将主要通过现有银行创造的关键,在于反应速度,而银行越快应用相关技术,就越能占得先机。” 

很多初创企业和银行已开始注意到这一点,他们的态度已从对抗转为合作。双方都能从技术发展中大获裨益。银行可以将金融科技公司的创新内容整合到自身产品中,从而受益于金融科技公司的专业技术、敏捷性及贴近年轻客户群等特点。另一方面,金融科技公司也能善用老牌银行数百年来积累的专门经验、家喻户晓的品牌、庞大的客户群、许可资格,当然,还有相当重要的客户信任度。 

即使是初创企业家(可以定义为乐观主义者),也知道这能提高他们企业并不乐观的生存机率。据统计,所有技术类初创企业中有80%到90%在成立后几年内就销声匿迹。史丹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展开的一项研究得出结论:多达92%的技术类初创企业在前三年内倒闭。相比其他行业而言,由于受到严格监管,金融行业中的年轻企业家要面对更多困难。 

“亦敌亦友”

因此,金融科技公司和银行之间越来越发展成一种“亦敌亦友”的关系,就好比SoFi和瑞信之间的合作。你的对手(敌人)变成了业务伙伴(朋友)。

瑞信自主管理其内部的金融科技投资基金:Credit Suisse NEXT。该基金是点对点贷款平台Prosper 的一轮1.65亿美元融资的领投商。(点对点/个人对个人贷款是指私人与私人彼此直接对接,而非传统意义上公司与私人对接的安排。) 

瑞信的董事会主席Urs Rohner表示:“最终,不论对老牌银行和创新型初创企业而言,相互合作依然是最有前景的选择。通过合作,能够缓解日渐增加的成本压力和提高业务处理流程的效率,这将有助于延长企业的寿命。” 

其他银行也正在与金融科技公司建立“亦敌亦友”的关系。例如,摩根大通不久前兼并了点对点贷款公司On Deck Capital,以通过互联网向小型企业提供贷款。加拿大的丰业银行联同桑坦德银行和ING等投资者向Kabbage投资1.35亿美元,旨在打开三家银行与美国小型企业贷款平台运营商之间的合作大门。 

金融供应链公司Taulia现正与苏格兰皇家银行展开合作,且已从BBVA Ventures获得风险资本。“BBVA在全球的影响力遍及欧洲、北美和南美,在未来几年将可为Taulia的全球扩张提供支持,”来自德国的Markus Ament是总部位于旧金山的Taulia的共同创办人(像许多年轻企业家一样,他留着圣经时代人物似的胡子),他表示:“银行如今终于看到它们的传统业务部分岌岌可危。明智一些的金融机构,现在正通过投资、合伙或自身的内部孵化器的培養,积极推动创新。” 

初创企业TransferWise的个人对个人平台,能让用户以低于银行的手续费将资金转至不同货币区,尽管如此,这家公司也正在与银行合作。这家伦敦公司在欢迎新会员的电子邮件中仍旧写道:“恭喜你挥手跟银行说拜拜”;然而在12月份,TransferWise又与爱沙尼亚最大的银行LHV订立了初步合作协议。TransferWise的会员如今可以通过LHV的应用程序和网站来使用相关服务。由于传输技术可以在网络市场、移动通讯运营商和许多其他数字服务等渠道应用,预期今后在欧洲和美国将会达成更多此类协议。 

金融科技是重中之重

位于硅谷、纽约和伦敦的初创企业所获得的投资份额最大。相较之下,就金融科技领域而言,瑞士,甚至德国都是尚处于发展中的国家;苏黎世、日内瓦和柏林现有数百家初创企业,企业孵化器和金融科技实验室均得到资助。可见,银行或多或少都正在对初创企业进行投资,订立合作协议,或者与初创企业对接以熟悉其发展战略。 

在美国以外,这一现象则主要见于泰晤士河两岸的初创企业区,比如伦敦苏豪区、托特纳姆区和肖尔迪奇区。在整个欧洲,对金融科技公司的投资资本总额中有一半以上集中在这三个地区。伦敦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金融中心,监管宽松,有着数量众多的金融专业机构和开发商,数十年来逐渐形成了类似于硅谷的初创企业文化,是大规模风险资本和跨国机构的集中地。前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早前把推动伦敦的金融科技领域发展作为重中之重,也不足为奇;对于Innovate Finance发布的《英国金融科技行业2020年发展目标宣言》(UK Fintech 2020 Manifesto),前首相先生亦表示支持(Innovate Finance是一个金融科技企业联合组织,目标是为该行业吸引80亿英镑资金和新增100,000个金融科技就业岗位)。 

如果前英国财政部长乔治·奥斯本施政得法,伦敦将会成为“全球金融科技中心”。这位前部长在11月份时曾表示,伦敦“在金融和科技方面都是佼佼者”。让我们期待德国和瑞士也能有类似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