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能否持久发展? 中国的测试案例

无论选择发展或者不发展核能,都难免受到指摘。这成为2011年日本发生核泄漏事故之后,全世界对于核能的看法。中国正竭力摆脱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

请做出选择: 你是愿意生活在寒冷黑暗之中、呼吸呛人的污浊空气、打开电掣期待见到灯光、让北极的冰川融化淹没全球海岸,还是愿意在可能发生核爆炸的地方生活? 就能源政策而言,这些都不是理想的选择。  化石燃料是促使全球变暖的不洁能源。 可再生能源不仅十分有限,而且价格昂贵,有时甚至并不可靠。 相比之下,核能相对清洁且价格相宜,但每隔一段时间,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就会发生核事故。

上一次,也就是四年前的海啸引发的福岛核泄漏事件,似乎敲响了核能发电站的丧钟。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反应堆发生故障,释放出的大量放射性尘埃致使周围800平方公里(香港面积的四分之三)的人类居住环境受到破坏,造成估计约达1,000亿美元(斯洛伐克的经济年产值)的巨大损失。 正如1979年美国三哩岛的轻微核泄漏事故和1986年的前苏联切尔诺贝利的重大核泄漏事故相继发生后,核电行业一度深受重创,但最终度过难关,目前的核电行业也可能重新振作,东山再起,而中国,作为世界上用电量最高的国家,将成为行业腾飞的基石。

能源之战

中国并非对核威胁掉以轻心。 他们了解60多年来,造成人员死亡或1亿美元以上损失的商业核电事故有25至30宗,而福岛事故是目前损失最高的。 瑞信2014年「中国核概要」报告中解释说,事实上,日本的核爆炸促使中国国务院将2020的核能指标下调了25%。 尽管中国报告称并未发生严重核事故,但却停止建造新厂以进行特别检查,并检讨安全条例,做出更为严苛的规定。 同时,规划者强烈意识到,他们不得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2011年中国电力需求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用电量最高的国家。据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预计,到2040年,中国的用电量将再次翻倍。诚然,近来中国经济不再保持两位数增长,但未来新增的用电量仍相当于欧洲或北美目前的发电容量。 此外,燃煤发电目前为中国三分之二的地区提供电力,但同时造成空气污染,因而使中国这个煤炭王国面临巨大挑战。北京、上海、西安和其他一些大城市的烟尘浓度时常达致世界卫生组织建议上限的3至6倍。

核能蓬勃发展

因此,唯一的解决办法是加强核能、风能、太阳能和天然气等清洁能源的发展。 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表示,到2040年,这些能源将占新产能的三分之二,而煤炭用量仍将占其余三分之一。 瑞信中国分析师指出,这种局面造成的巨大不利影响是,中国将在2030年左右成为世界最大的核能生产国。 世界核协会称,到2015年初,中国项目将占所有在建项目产能的三分之一,未来十年计划投入运营项目的四分之一,以及2030年前计划启动项目的近一半。与现有核电厂一样,新建核电厂也将由中国公共事业部门运营。但与现有核电厂通常采用进口技术的做法不同,新建核电厂大多由国内公司进行构思和设计。中国核技术领域的三大公司,即中国广核集团、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将与Areva、GE-Hitachi 或Toshiba-Westinghouse等极具声望的公司展开竞争,甚至超越这些公司。

中国拥有技术

中国自1964年核爆试验成功起便成为核技术供应国,迄今已有较长历史。瑞信中国分析师表示,长期以来,中国核电厂都是由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和美国进行设计,因此中西方之间还存在许多错综复杂的许可和知识产权协议。尽管如此,瑞信仍然察觉到一个清晰的本地化趋势:中国公司正着手获取反应堆设计的全部权利, 并打造员工队伍。中国目前有近30所大学在培养从学士到博士学位的核工程师,另有5所学校开设了核燃料处理课程。 如今这些学校每年都培养约2000名专业人士(约相当于美国的两倍),但仍存在人才缺口。中国核能机构表示,它希望通过加强对学生的支持及提高起薪,每年吸收5000-6000名新技术人员。这种强大的人才优势不仅旨在取代核技术进口,更使中国成为全球核技术大国。到目前为止,中国已成功迈出一小步:向阿根廷、巴基斯坦和罗马尼亚出售了四座核电厂。中国核能行业在这方面才是刚刚起步,并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据世界核组织报告,继于2014年通过一个支持核能出口的项目后,中国国务院又于2015初批准了一项价值1,000亿美元的类似项目。

数字合乎情理,但民众反应如何?

当然,中国出口商将需要让买家相信核能具有良好的经济性。除了天然气这个明显的特例外,情况似乎也正是如此。瑞信中国团队的分析表明,相比煤炭、水力、风能或太阳能,核能的投资回报更高。

核能也比后两种能源更容易获取;即便没有风或阳光仍能持续供电。无论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限制核能发展的最大阻碍并非经济,而是社会因素(福岛现象)。研究机构ChinaDialog.net表示,中国初期的反核能运动得到民众的普遍支持。在2013年年中,华南广东省甚至一度出现公开抗议活动,迫使政府取消60亿美元的铀加工厂。虽然抗议活动效果有限,并未阻止核能的总体发展,但却足以拖慢发展的步伐。公众似乎能够接受将新式核电站安装在海边,如果发生事故,可以用取之不尽的海水冷却燃料棒,分散放射性污染。但如果设在内陆,居民会认为在干燥的环境下开发核能项目「风险过大」:瑞信估计,强烈的反对会使核能的增长率降低约三分之一。

全世界都在关注

这种偏低的假设情况,如果确实发生的话,会给全球的核能工业带来比现在更为严重的打击。福岛事件让刚开始出现的核能复兴扼杀在萌芽状态。日本关闭了全部核聚变反应堆,约占全国发电容量的30%。德国和瑞士(核电分别占发电容量15%和35%)已经决定,长远来说会完全放弃使用核能。然而,放弃核电之举,突显了能源发展的困局。面对限额配给(也称为灯火管制)和愈加高昂的电价,日本政府开始启用原来关闭的核电站。德国和瑞士在实施放弃核能决策方面也面对困难,至于其他约32个有核国家,其中大多数正在推动核能的运作和扩张。然而,如果再发生一次事故,那么一切都将徒劳;但从当前环境来看,核能似乎正在逐渐复苏之中,而中国将处于领导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