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雾霾笼罩下的中国经济

雾霾笼罩下的中国经济

从不同行业的财务数据看,过剩产能已成为限制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包袱。展望2016年,“去产能”将是“问题行业”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并体现在三个方面。

首先,以钢、煤炭、铝为代表的能源材料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去产能”已成为这些行业老生常谈的话题。从2011年以来,这些行业利润不断下降,财务杠杆上升,资产利用率降低,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亏钱。可是,煤炭、钢铁、电解铝行业的总资产从2010年底到2015年10月,分别上升了80%、43%和35%;与之相反,这些公司的利润已低至上世纪90年代末的水平。笔者认为,这些企业不愿降产能的原因有二:一是地方政府担心工厂倒闭会导致大批工人下岗,影响社会稳定性;二是贷款给这些企业的银行不想工厂倒闭,因为一旦工厂倒闭,这些借款就会被认定为银行的不良资产,所以银行只好继续贷钱,隐藏真正的不良贷款率。

其次,不良贷款率上升的担忧。目前,官方报道的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只有1.6%,加上不良贷款率较高的农村金融机构和政策性银行,整个银行业的不良贷款率约为2%;但仅一年的时间,特别关注贷款在总贷款中占比从2.8%(2014年9月)升至3.8%(2015年9月),绝对金额更是同比增长53%。如果2016年经济继续下行,过剩产能关闭,那么很大一部分的特别关注贷款将转成不良贷款。虽然没有特别关注贷款的行业细分,而且分行业不良贷款披露的数据很少,但笔者跟银行从业人员交流后估计,大部分不良贷款来自工业企业(包括给大宗商品交易商的贷款),不良贷款率在2015年底可能超3%,如果加上特别关注贷款,不良贷款率可能超过9%。相较而言,消费者贷款、政府基建贷款、房地产开发贷款相对安全,但如果经济增速继续放缓,不良贷款率上升的问题可能被放大。

第三,局部地区的潜在危机,可从产业布局、固定资产投资、经济结构、政府债务、房地产市场五个方面分析。能源材料这些问题行业多集中在东北西北地区,比如50%的煤炭产自内蒙古和山西,25%的生钢来自河北,河南、山东、山西和广西的铝产量占全国的90%,所以“去产能”对这些省份造成的冲击将很大。以内蒙古、山西、河北、河南和东三省为例(下称“问题省份”),这些地区经济增长依赖工业的比重很高,固定资产投资在经济中占比高达68%;反之,发达地区,如上海、北京、江苏、浙江、广东(下称“发达省份”)固定资产投资比例只有43%。经济结构方面,“问题省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GDP占比分别为49.5%和39.7%,而“发达省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占比分别为43.2%和52.7%。由于经济结构中第二产业比重偏重,“问题省份”不但受到传统工业增速放缓的负面影响,受益于“新经济”带来的增长也有限。政府债务方面,地方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在“问题省份”是25.7%,在“发达省份”为23.8%。从某种程度上看,如果在“去产能”过程中,不良贷款上升,失业率升高,除非中央政府介入,不然这些“问题省份”地方政府拯救地方经济的能力将十分有限。房地产方面,2015年下半年楼市回暖,但房价上升的只是一线及少数二线城市,“发达省份”房地产销售在2015年前10个月同比增长23%,但“问题省份”同期销售同比下跌8%。近日来,高层密集表态“去库存”,笔者也选取一些城市为代表进行研究:按2012年9月到2015年9月的月平均销量,在无新建房屋的情况下,发达地区(广州、深圳、南京、宁波、北京)的房地产库存约12个月可售罄;而内陆城市(呼和浩特、锦州、大同、焦作、长春)要44个月。所以,一旦“问题省份”开始“去产能”,居民收入受到影响,房地产的“去库存”问题将变得更棘手。与此同时,房地产高库存也会影响开发商的偿债能力,从而导致不良贷款增加。

所以,笔者认为现在的中国经济就像北京雾霾般充满了不确定性因素:产能过剩,财务杠杆过高,重工业密集地区存在潜在危机;而这些不确定因素注定了2016年将是充满挑战的一年。

来源于:财新网 2015年12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