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中国的科研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不简单

中国的科研投入与企业绩效关系不简单

过去15年,中国的科技发展已超越不少国家,从科技的接受者转型为创新者,并成就了许多全球领先公司——中国创新力量的庞大发展潜力不容小觑。但是,在中国,科研投入与公司绩效之间的关系并非那么简单。

笔者通过分析数据发现,从国际范围看,科研投入和资本回报率之间有很高的正相关性,但此相关性在中国并不明显: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中国在大型家电、电信设备、互联网、铁路设备、航空航天、采矿建筑设备、造船七个知识密集型产业科研投入较高,但仅前三个产业的资本回报率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其他行业未因高科研投入而获得高绩效;相反,中国在医药、生物技术、电脑、手机、医疗设备、汽车、风力涡轮机、太阳能、集成电路、重型电机这十个知识密集型产业的科研投入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这意味着中国在这些行业本应处于产业链的低附加值区,可在手机、医疗设备等行业,中国仍可获得高出世界平均水平的资本回报率。

笔者还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全球层面上,没有一个知识密集型行业可在较低科研投入的基础上获得高资本回报率,在中国却有这样的行业存在。这在一方面强调了一个事实,即中国企业凭借低廉的劳动力和规模优势,进入全球产业链时并不需要十分尖端的技术。例如,在电脑和手机的电子元件产业链中,中国企业的优势是能根据市场需求迅速生产,并非依靠领先的技术。这也在另一方面强调了某些行业市场低效率的存在,即这些公司即使在全球层面不具有竞争性,也可在中国获得超常的收益率。这种超常的回报对行业的长期发展不一定有利,因为可观的回报让企业安于现状,忽视了对科研的投入,渐渐丧失了向价值链上游转移的主动性。同样,在全球层面上,几乎没有科研投入高而资本回报率低的产业,但在中国却有。这类产业通常是战略型产业,如航空航天、造船、铁路设备等。因关系到国家安全和长远发展,这类产业通常是靠政府保护性补贴发展起来的,在生产要素配置、生产效率方面往往不能达到最优,资本回报率也相应较低。

进一步分析研发投入和企业竞争性(出口强度/进口份额)的关系,笔者发现科研投入和企业竞争性之间的相关性也很高。比如,大型家电、电信设备这些高研发投入高投资回报率的行业,企业的竞争力也很强。以电信设备为例:按研发经费和能力计算,至少与世界其他国家看齐,盈利能力则超过全球同行。2013年至2015年间,中国电信设备公司录得平均投资资本回报率达21%,且将11%的销售收入用于研发;全球平均投资资本回报率为10.5%,研发经费占营业额的14%。中国的太阳能行业在全球市场中占很高份额,但未获得高资本回报率,是因为研发强度低,技术升级有限,中国依旧处于产业链的低附加值区。中国互联网行业是个例外:虽然中国在许多互联网关键领域并非业界先驱,但中国的创业家能紧贴全球互联网的发展趋势,迅速识别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国新商业模式,并对这些模式加以改进,适应中国独特的市场条件。目前中国已是某些互联网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导者,例如在电子商贸、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网络金融等方面。这使得中国互联网行业能实现跟全球同行相当的高资本回报率。

综上分析,笔者认为有三个因素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中国公司的高科研投入能否提升公司绩效。首先、行业的年轻程度。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较易在电信这种上世纪90年代发展起来的行业突飞猛进,却难在汽车这种工业革命就发展起来的行业有所建树。第二、行业结构。分散的结构会影响技术转移带来的利润,这也在很大程度解释了中国企业在技术引进方面为何汽车输高铁赢。第三、私营和国企的性质。比如在电力设备和高铁行业,国家协调的技术转让通常只会惠及接受该技术的国企。但在许多情况下,尽管投入了大量的研发,盈利能力也通常不好。相比之下,电信设备和互联网行业由私营公司主导,拥有巨大的国内市场和政府在市场准入方面的保护,企业最终成为研发密集型和高利润的公司。

来源于:财新网 2016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