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如何提高TFP生产率

如何提高TFP生产率

中国地方债务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政府并没有降低基础设施投资以减少负债。纵观2014年前五个月的数据,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未显示任何放慢迹象,它依然是需求增长的最主要动力,而出口、房地产投资和消费数据则令人失望。

我们将2014年全年基础设施投资增速预期从5%提升至20%。这种投资增长并非没有代价。随着更多的政府债务投入到经济增长中,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必然下降。虽然近期中央政府颁布一系列利好政策促进经济增长,如降低存准率,但这只能起到短期促进经济增长的作用,中国经济结构性增速放慢的趋势并未改变。

一般来讲,影响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有三个:资本投入,劳动力以及全要素生产率(TFP)。尽管中国已逐渐放开独生子女政策,但在可以预见的短期内,中国人口增长率不会有较大提升,同时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增强,中国的劳动人口比例会持续下降。因此,中国无法通过提高劳动力维持经济的长期高速增长。另一方面,中国的投资比率(总投资占GDP的比例)已达到世界前列,依靠持续提高资本投入无法促进经济的健康发展。相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的高速增长已经显然成为制约中国当下经济发展的因素之一。在劳动力和资本投入都无法促进经济增长的情况下,生产效率的提高便显得尤为重要。

所谓全要素生产率,是指生产活动在一定时间内的效率,是衡量单位总投入的总产量的生产率指标。由于学界对劳动力和资本投入的估计没有太大共识,且中国GDP数据本身亦有较大争议,研究人员对中国过去10-15年TFP年增长的估计几乎分布于4%到0之间。据TCB中国中心经济研究部主任伍晓鹰教授于2014年6月和1月发表的两篇文章,无论是基于中国官方数据还是伍教授调整过的数据,中国TFP增长在2001至2007年间非常显著(TFP年增长分别为4.8%和4.1%)。但在过去的几年间,中国TFP增长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自2007至2012年,官方数据得出的中国TFP增长为1.3%,而伍教授调整数据得出增长率为-0.8%。无论从哪个角度,中国TFP的表现在2007至2012年间都是自上世纪70年代经济改革后最差的。这个结论令人担心。基于中国工业行业的财务数据,可以发现相同的趋势。由于中国企业的资产负债率在过去的一段期间基本没有发生变化,净资产收益率可作为衡量资本收益的一个指标。中国工业企业的净资产收益在1998至2002年以及2002至2007年两阶段有一定程度的提升,而在1993至1998年和2007至2013年间下降明显。这与伍教授的关于中国TFP在2001至2007年间高增长在2007年后停滞的结论相一致。显然,如何提高目前较低的经济效率是促进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关进因素。

笔者认为提高TFP增长率主要有两种手段。一是改革创新体系,促进创新思维及科技发展。但这方面的改革相对困难,需要对中国整个创新体系做相当大的调整,而且即使改革成功,其成效也需较长时间才能体现。二是提升现有资源利用效率。考虑到目前国企相对其他类型企业较低的经营效率以及庞大的资产规模,国企改革的需要尤为迫切。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国企改革重新成为热点,在2014年前几个月,也有一些在央企层面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提案,但在最后几个月好像看不到什么新的进展。最近上海公布了《关于推进本市国有企业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若干意见(试行)》,推进三种不同类型的国企核心资产上市,明确股权激励,发展多样化入股形式等。这对当地国企改革产生了一定的提速作用,但仍有很多细节并未公布,也不知在执行上会遇到什么问题。我们期待更多的省市公布国企改革细节,但到底能走多远,改革方向能否实际得到落实,改革后的国企能否真正促进经营效率,仍需更多的时间证明。但可以想象,具有真正意义的国企改革将面对相当大的阻力,有来自意识形态方面的,亦有部分来自既得利益集团。到底这一届政府能不能真正突破这些困难的决心,现在还是未知数。

考虑到中国较高的储蓄比例,持续的贸易顺差,较少的外债,巨大的外汇储备,以及政府对关键金融机构的控制,我们很难预见金融危机在中国发生。但是此前以出口和房地产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已不再适用。如果没有变革性的技术进步以及强势的改革,中国经济增速会持续放缓,7%的GDP增长率绝非中国经济增长的下限,情况将会更差下去。考虑到技术革新的长期性特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经济下一步到底以何种方式展现在世界舞台上取决于其在改革特别是国企改革中到底能走多远。

来源于:财新网 2014年07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