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打分“一带一路” 看投资使命

打分“一带一路” 看投资使命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让中国再次成为世界目光的焦点。前几年,“一带一路”的进展实际上慢于国际投资者的预期,而此次论坛规格高,声势大,以及美日韩三国最后确认出席,令对“一带一路”并不看好的人士,也不得不紧盯屏幕,看看中国和参与国又刷出了什么新消息。

峰会后抛出了76 项成果清单,其中中国合计7,900 亿元人民币金融资源的承诺相对比较实在,意味着如果项目本身进展顺利,可以获得较好的支持。

客观来说,特朗普的执政为“一带一路”提供了一个机会窗口。首先,从政治上看,美国潜在的孤立主义倾向和意欲从国际事务中抽身的态势,可能导致部分国家很难像过去那样单边下注,而需要一定程度地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来对冲风险。

其次,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也增加了其他国家的参与意愿。对于倚重外商直接投资(FDI)和出口的许多发展中国家而言,特朗普政策无疑是较大不确定性的根源。投资方面,新兴国家本可获得的投资额可能流失,加上美国进一步加息可能引发的资本外流风险,如果中国投资有助于弥补,则善莫大焉。在贸易方面,与另一个出口市场扩大贸易关系,以求抵消来自美国的潜在风险亦属合理。

为了给讨论提供一个出发点,我们尝试用打分表的方式,从需求和意愿两个角度,来估算以基础设施为重点的“一带一路”投资的潜在规模。

首先是时间。“一带一路”会持续多久,相信没人有正确答案。从当下情势判断,尽管有质疑的声音,但中国领导人对“一带一路”的承诺并未改变,更渴望加速发展。其次是参与国范围。不久前中国重申“一带一路”不限国别范围,不搞排他性设计;但为了有个匡算基础,我们用商务部2015 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中的63 个国家列表(巴勒斯坦大多数据不可得,因此将其排除)。

在需求上,考虑四个要素:现有基础设施水平、现有投资率、经常账户盈余和人均GDP。它们分别衡量一国基础设施需要改善的程度、现有投资率是否需要提高、是否缺乏能力自己负担所需投资、发展水平是否低于中国,分别占有50%、20%、20% 和10% 的权重。得分越高,代表一国需求越强劲。

在意愿上,也考虑四个要素:友情分、资源分、外债分、外储分,四项占比平均。一国与中国友情越好,资源越多,外债越低,外储越多,我们就认为中国向其基础设施投资提供支持的意愿越强。

其中,我们又用四个要素来衡量友情分:是否为中国的“全天候朋友”、是否(陆上/ 海上)为邻国、是否(确定或潜在的)为中国海外军事基地提供国,以及中国最高领导人外访次数。

我们取需求与意愿的均值,再根据最后得分将所有国家分为三组。在参考各国FDI 与GDP 比例之后,对需求和意愿最高、居中和最低的组,我们假设中国未来五年的投资将会达到其现有GDP 的4%-6%,1%-3% 和0。以此计算,我们最终的结论是,未来五年中国可能向62 个“一带一路”国家提供总计3,130 亿美元至5,020 亿美元的投资。

这个估算让我们看到一些有趣的结论。放到中国经济的体量中,5,000 亿美元投资总额能创造的增量不多;而放到单一国家,投资额往往占据其FDI 相当大的比重,和来自中国的直接投资存量相比更是增长了好几倍。用增量资本产出率来计算,在一些体量较小的国家,中国投资能够创造的贡献巨大。从这个角度而言,“一带一路”对中国经济的作用有限,对其他国家却可以产生相当大的拉动力。

反过来,这也可以解释为何一些国家心存疑忌,而中国也在此次峰会上重申不搞价值观和模式输出。

一方面,行之不速,未必行之不远;一方面,投资的空间和可行性也可能是两码事。中国在2015 年已成为资本净输出国,中国资本全球布局是大势所趋;现阶段,一些技术问题如风险控制等,或是中国尚待加强的。从这个角度来说,“一带一路”也是一种反向改革,是中国的自我提升。

来源于:财新网 2017年5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