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新国企改革的必要条件

新国企改革的必要条件

2013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混合所有制”成为习近平带领下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在国企改革上的主要方向。过去几个月里,中国石化和中信集团相继宣布了他们的改革计划,对股价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然而,国企改革的进程自2005年左右开始停滞,国有工业企业的数量保持在2万家左右的水平,职工数量徘徊在1800万人左右。亏损国有工业企业的占比亦开始反弹,从2011年的最低点20.6%回升至2013年的25.5%。2005年以后,国有工业企业的税前利润总额相比其他类型所有制企业要小很多。这是在国企相对其他类型所有制企业更容易获得土地和信贷资源的前提下发生的。

然而,国企改革的进程自2005年左右开始停滞,国有工业企业的数量保持在2万家左右的水平,职工数量徘徊在1800万人左右。亏损国有工业企业的占比亦开始反弹,从2011年的最低点20.6%回升至2013年的25.5%。2005年以后,国有工业企业的税前利润总额相比其他类型所有制企业要小很多。这是在国企相对其他类型所有制企业更容易获得土地和信贷资源的前提下发生的。

就资产回报率来看,相比于国有企业,其他类型的工业企业一直有更强的盈利能力,而且差距自2005年以来拉大了。更糟糕的是,相比于其他类型企业,国有企业的财务杠杆还迅速提高了。对国有工业企业较低盈利水平的一个更细致的分析,揭示了国企的主要问题在于他们的资产使用效率低。国有企业的税前利润率比其他类型企业要高,但是这个差距近年来在显著收缩。虽然国有企业普遍处于资本密集型的上游产业中,因此得以享受更高的利润率,而且他们之中的一些半垄断企业还有更强的定价能力(比如石油行业)。

本轮国企改革的关键点落在“混合所有制”,如改变国企的所有者结构,引入社会投资。社会期待大型央企将会带头贯彻这个由中央政府敲定的政策方向,将其股权结构多元化,即使这些企业此时并不需要现金。在一些案例中,股权结构多元化对释放股票的价值有重大作用。比如,如果电信股剥离自身的基站资产,令其资产使用效率和现金流状况可以显著改善。然而,长期来看,如果考虑到地方政府或许需要出售部分资产来偿债,地方国企资产处置的空间也许更大。

此轮国企改革亦面临各种障碍。首先,资产定价是中国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障碍,国有资产出售的价格应当被认为是公平的。因为在中国,以低于公允价值的价格出售国有资产,一直是影响国企改革进程的主要障碍。其次,外国和本土私人投资者都要参与这些交易。这包含两个原因:中国私人企业的规模和财富实难与国有企业相提并论;如果能与一家外国投资者携手投资,可能会令本土私人企业家更加放心,因为有了一家外企的参与,假如交易完成后环境出现变化,国企和其背后的政府就更不容易毁约。总体而言,关于国企相对较差的业绩究竟是所有制原因还是其他因素造成,总是存在争论。因此,这一轮新的国企改革需要迅速向公众传递出一些经营上的改善,来确保改革动力能够持续。

假设国企的资产重组在未来几年中能够顺利进行,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需要回答:多元所有者的引入是否有助于提高经营效率?国企的经营效率在上世纪90年代的低水平上有所提升是不容置疑的,然而他们的经营效率和创新精神依然低于其他类型企业。

这一次会不一样吗?答案取决于几个问题:

其一,真正多元化的所有者结构能否产生,管理流程是否会更市场化?对自上世纪90年代起国企在海内外上市的一个最大批评是,即便上了市,管理权仍在政府手中,高管的提拔很大程度上依然由官场秩序决定,这本就是妨碍国企经营效率的重要原因。因此,有一个关键因素将决定本轮国企改革是否能创造一个真正多元化的所有者结构,那就是一些重要的少数股权可以影响决策及更市场化的高管任命。

其二,能否建立有效的激励机制来奖励管理层?如果在公司和高管的利益之间没有有效的连结,经营效率就很难得到改善。

其三, 各级政府能否避免积极的经济干预?前些年,国企许多不恰当的投资决定都是在各级政府的压力、劝说、补贴、激励下做出的。如果中国的总体治理结构不改变,各级政府继续对国企决策和国企高管的职业前途施加重大影响,国企改革便不会有成效。

来源于:财新网 2014年05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