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中国不特殊

中国不特殊

中国经济走过的大部分历程,日、韩等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也都曾走过

 “新常态”一词近来频用于形容中国当前的经济状态。回顾“新常态”之前的阶段,即始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东亚一些经济体也有类似时期:1950-1980 年的日本,1960- 1990 年的韩国、新加坡及中国香港特区、台湾地区。据Maddison 数据,中国在过去30 年的人均GDP 增速(扣除汇率和各地购买力差异因素)约7%,与上述经济体在其高速增长期的人均GDP 增速相当。


首先,在长期高速发展后,东亚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在过去10 年间出现明显下滑,以日本最为严重。目前的中国与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在1960-1990 年的发展情况相似,以1990 年美元计,三者在经济起飞时期的人均GDP 大致为1000 美元水平,且中国过去30 年的发展轨迹同它们在1960-1990 年间类似,即主要靠出口和投资拉动。据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验,预计在2011 至2020 年间,中国人均GDP 仍或保持5%-5.5% 增速,但在之后10 年,会逐渐降至3%-4%.

中国经济走过的大部分历程,日、韩等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也都曾走过

 “新常态”一词近来频用于形容中国当前的经济状态。回顾“新常态”之前的阶段,即始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期,东亚一些经济体也有类似时期:1950-1980 年的日本,1960- 1990 年的韩国、新加坡及中国香港特区、台湾地区。据Maddison 数据,中国在过去30 年的人均GDP 增速(扣除汇率和各地购买力差异因素)约7%,与上述经济体在其高速增长期的人均GDP 增速相当。

首先,在长期高速发展后,东亚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在过去10 年间出现明显下滑,以日本最为严重。目前的中国与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在1960-1990 年的发展情况相似,以1990 年美元计,三者在经济起飞时期的人均GDP 大致为1000 美元水平,且中国过去30 年的发展轨迹同它们在1960-1990 年间类似,即主要靠出口和投资拉动。据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经验,预计在2011 至2020 年间,中国人均GDP 仍或保持5%-5.5% 增速,但在之后10 年,会逐渐降至3%-4%。

分析一国经济形势,经济结构是重要因素。中国的投资过剩在过去10 年间成为制约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相比其他同等发展水平的经济体,中国的固定投资率很高,与之相对的是私人部门的消费水平偏低。此现象同样出现在东亚其他经济体的发展史上:居民储蓄被投资到产出率较高的项目,而随着居民收入的增长和投资机会的减少,消费水平逐渐上升同时投资比率下降,但此过程很缓慢。

借鉴这些经济体的经历,从现在到2020 年,中国的固定投资增速有很大机会保持与GDP 增长同步,而不会迅速下降。

其次,从东亚的发展经验发现,经历长期的经济高速发展后,政府对金融系统的态度逐渐由行政干预转向以市场为导 向。经济高速发展时期,一方面金融市场未发展成熟,另一方面经济发展需要一系列的行政干预提供保障,比如限制国内居民投资海外市场、降低贷款基准利率、行政干预发放贷款的规模和方向等。政府的这些行政措施保证了固定投资的持续增长,但随着经济增速回归正常水平,这些管制会因为不再发挥作用而被抛弃。

在过去的五年中,中国的金融管制有所放松,但相比其他国家仍很严格。如,中国的存款准备金率(RRR)高达16%- 18%,而银行存贷比必须低于75% 的上限。

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RRR 在1990 年前都曾超过10%,近几年降至5%-6%。韩国在上世纪70 年代的RRR 曾达20%,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外汇储备增速放缓(不包括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给予央行更大的操作空间以维持资金流动的稳定性。

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速在未来几年会继续 放缓,为降低RRR 奠定了基础。同时,利率被人为压制在较低水平,激发出强烈的贷款需求。为了将贷款增速限制在一个可持续的范围内,政府不得不采取相关行政措施。检测实际利率是否低于最优水平的有效方法是比较名义GDP 增速与贷款利率:如果名义GDP 增速明显超出贷款利率,这意味着企业借款需求旺盛,央行通过提高RRR 以收紧贷款。

中国台湾地区的RRR 在1990 年后明显下降,同时当地名义GDP 增速与贷款利率基本一致。而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的名义GDP 增速远超贷款利率。过去的30 年间,中国的名义GDP 增速远超名义贷款利率,这也是中国长期维持RRR 较高水平的原因。但考虑到当前低迷的经济以及通缩风险,中国GDP 在2015 年可能会继续下滑,这对中国经济来说会是一个结构性的调整。

中国RRR 也将从高位降落,但即使降到9%,仍高于其他的主要经济体。

类似的,中国目前银行存贷比的上限为75%,如果此上限能取消,中小银行将有更大的空间,更多中小企业有望得到融资,并逐渐形成一个有序的融资市场。

另外,中国、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资本市场与经济发展存在一定的规律性:一、经济高速发展期的股市表现明显优于经济低速增长期;二、随着经济增长、资本市场进一步发展,市场的波动性逐渐下降(韩国是个例外);三、尽管市场波动性下降,投资者却更积极地参与到资本市场,股市成交额占市值比例明显增加,这是由于资本市场逐渐完善,也是由于居民财富的积累导致更多的资金流入资本市场。

来源于:财新网 2015年0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