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昌华 - 每月专栏 2017 中国经济展望

2017 中国经济展望

随着生产价格指数(PPI)转正,企业盈利回升,中国经济有明显趋稳迹象。展望2017年,笔者认为,中国经济将有一个周期性反弹,GDP增速或达6.8%,高于政府6.5%的目标。笔者将从以下五方面分析中国经济在2017年的运行趋势。

首先,基础设施建设依旧是经济增长的中流砥柱。过去两年中,基础设施建设增速达18%以上;反之,名义GDP增速低于8%,即基建投资增速是名义GDP的2倍多。为了抵消房地产市场走弱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以及维持社会和经济的稳定,尽管基础设施投资已占2016年总需求增长的近45%(与2009年相当),但笔者认为,政府会加快推进PPP项目落地,保持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从而确保经济增长率达到或超过6.5%的既定目标。

其次,中国的出口在2017年将有一定反弹,而全方位中美贸易战的可能性很小。人民币的实际有效汇率(REER)在过去一年贬值约8%,货币的贬值将刺激出口的增长;加之2017年全球经济有回暖的迹象,这也会在需求方面帮助中国出口实现触底回升。另外,中美贸易关系将是2017年很大的不确定因素。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曾说过,他会对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征收45%的进口关税。然而,考虑到中国和美国在过去20年发展起来的强大贸易联系,全面贸易战必会导致两败俱伤。目前,美国从中国的进口约94%集中在四个领域:电子产品、轻工业品、机械和运输设备、制造商品;而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电子和轻工业品进口的市场份额(占美国进口总额的百分比)一直保持在40%-45%。征收高进口关税会损害美国消费者的利益,给美国国内经济的通胀带来压力;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很多是贴牌生产,征收高关税也会损害美国公司的利润。笔者不排除美国对个别中国出口商品征收高关税的可能性,如钢铁和汽车——这类产品进口额度不大,不会严重损害美国经济;同时,可安抚帮助特朗普赢得选举的重工业蓝领工人。

第三,工业投资将在2017年稳定增长,消费行业表现相对疲软。在下降了54个月后,中国的PPI在2016年9月转正,在2016年末升至5.5%,其中铁矿石、石油、煤炭和铜等原材料价格上涨最快。原材料成本的上升会转嫁到产成品上,从而缓解制造业面临的利润率压力。反之,以消费行业为代表的新经济在2017年的表现将相对疲软。各大城市工资收入增速的放缓将影响消费力;此外,2016年末汽车购置税从5%提高到7.5%,优惠幅度的减小将影响2017年汽车的销量,而汽车消费在总消费中约占10%-15%。

第四,2017年房地产市场会走弱,但对经济的影响有限。2016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抑制资产泡沫”首次在货币政策部分被强调;随后,一线和热点二线城市陆续出台各种限购或收紧政策。从2016年的房地产销售数据看,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的房地产销售额占全国的四分之一,但这四城市新开工和施工面积仅占全国的5%-6%;反观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仍存在库存过剩问题,所以并未采取紧缩措施。此外,由于开发商主要销售库存,新房的开工要远落后于过去几年的销售增长。因此,当销售增长由于政策收紧而减缓时,预计建筑活动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第五,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仍是2017年中国经济的一个风险因素。2015年汇改以来,改变了国人对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的预期;同时,外汇储备不断减少、资本外流也成了央行和外管局头疼的问题之一。笔者认为,2016年底人民币对美元的走弱,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美联储加息及特朗普“基建+减税+反移民”的政策令美元走强所致,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汇率还是维持稳定的。可以说,2017年人民币汇率的最大变数是美元升值多少,而不是人民币主动贬值的问题。

综上,2017年中国经济在结构性调整中会有周期性的反弹并保持相对稳定。基础设施仍是经济增长的支柱,出口很可能触底反弹,工业投资稳定增长,消费相对疲软,房地产市场走弱但对实体经济影响有限,而中美贸易关系和人民币汇率将是2017年的两大不确定因素。

来源于:财新网 2017年02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