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 每月专栏 中国新一代消费者

中国新一代消费者

笔者最近入住北京的中国大酒店,“中国大”曾是北京最高档的酒店,香格里拉集团管理。

走进酒店大堂,前台有四位员工站着,旁边两位行李员站着,多数人手里拿着手机在刷屏。前台小姐不太情愿地帮我办好入住手续,告诉我房间在21楼。走进电梯后发现,电梯楼层只有1-20层,并没有21楼按钮。折返前台询问才知,原来应该按20楼钮,出电梯后左拐,再上楼梯就到21楼。香格里拉正常的做法是,有服务员陪我上到房间,介绍电视、冰箱用法,再问有没有其他可以帮忙的。这时我通常会给一点小费。如今的服务员恨不得给我小费,让我迅速消失,这样她可以省下时间玩手机。

这种现象不是发生在所有酒店,也不是发生在所有员工身上,不过越来越常见。农村进城的年轻打工者,也无需如他们父辈那样寄钱回家了,他们对工作的珍惜程度已今非昔比。无论城市还是农村的打工者,他们的消费能力比较高,他们对消费品味、品牌开始有要求(中国大酒店前台员工的手机几乎都比笔者的iPhone5要新)。

九零后们的储蓄率不仅无法和父辈相比,比八零后也相差巨大,很多人到月底花光最后一分钱,被称为月光族。这些人出生以来没有见到过物资匾匮的时代,也就没有意识防备rainy days,他们的父母就是他们的社会保障。他们更自信,更注重个性体验,更追求生活质量。他们在移动装置时代长大,对网上购物没有心理障碍。

随着新一代消费者,逐渐成为中国消费的主力,中国经济也在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笔者认为,中国的个人储蓄率,在今后十年可能下降到个位数。个性化消费、体验式消费,相信会成为中国个人消费的趋势,从蜂拥式购买逐渐转向个性化、差异化购买。看看长假期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景点,就知道中国的旅游业在市场细分化、高附加值化上还有极大的潜力可挖。看看光棍节网购数量,就知道中国电子商贸发展势头十分迅猛。看看银行推出金融产品之千篇一律,就知道金融服务业的增长空间十分可观。看看年轻人买下比美国香港更贵的门票、捧着爆米花入场看电影,就知道中国电影票房超过美国已经不会久远了。

新一代消费者成为中国消费的主力,伴随着中国经济由投资驱动到消费驱动的转型。也许消费未必可以抵消投资下滑所带来的周期性下行,但却是跨越周期的结构性变化。也许下一个周期中国的潜在增长率远低过过去几个周期的平均数,不过增长质量却应该有明显的改善。笔者认为中国新一轮消费故事,已在发生,会继续发酵,那是与上代人消费所不同的故事,必将在资本市场谱写出新的传奇。不过在顾客面前,最好不要任性地刷屏。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