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 每月专栏 TPP踢了谁的屁屁?

TPP踢了谁的屁屁?

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被民间谐音称为踢屁屁。这个美国主导的多国贸易协定,可能取代WTO,成为世界贸易框架的主流,它于十月五日意外地达成协议,到底踢了谁的屁股?

将环太平洋贸易伙伴协议(TPP)和环大西洋贸易伙伴协议(TTIP)放到一起,不难看出世界贸易大国中,唯有中国被排斥在这个新型多边贸易框架之外。从中国政府急于搜集各方资讯、观点看,北京没有想到拖了十年的贸易谈判会突然加速完成,中国还没有准备好。从内地媒体的初步反应来看,相信阴谋论者不在少数,认为这是美日遏制中国的重要布局。 

公平地说,亚太四小国发起TPP的初衷是想改变WTO多哈回合议而不决的尴尬,是想将贸易谈判的重点由降关税变为零关税,是想促进贸易、服务全流通并在知识产权、劳工权益、环境保护、信息自由等方面制定新的标准。笔者认为这个符合二十一世纪世界发展的新潮流。

之后美国与日本的加入,增加了TPP的国际地位,也为一个多边贸易架构涂上政治色彩。钓鱼岛争端、南海纠纷,加上美国“重返亚洲”、中国“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倡议,将贸易谈判变成了政治博弈,不然安倍政府和奥巴马政府在一些本国战略产业的准入和零关税上估计也不会如此爽快地让步。

笔者相信,TPP是一个game changer,由于美日的参与,它将改变全球贸易的游戏规则,对于中国的冲击尤大,其杀伤力可能需要许多年才能真正领会。加入WTO,是继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腾飞的第二个催化剂,全球市场全面对华开放,借助廉价的劳力、港台制造业外移和贸易全球化的趋势,中国由世界中等国家变成经济大国,国内资产价格和财富效应窜红。

尽管美国市场对中国产品全面开放,许多中国当年承诺的准入至今未见兑现,中国廉价商品征服了美国市场,美国强项如金融、IT服务、医疗保健、电讯互联网却未能进入中国市场,十三亿消费者的市场大门开了,二门却关着,非贸易壁垒令许多美国企业在进入中国市场上不得要领,美国对中国出现巨额经常项目逆差。这迫使美国在WTO之外需要另立门户,重新设定贸易规则。

中国被排斥在TPP之外,中国产品输出的关税要比许多国家的零关税要高,不仅影响出口,还影响外资在华设厂的计算。在国际竞争的跑道上,中国跑道的起步点被后移了几米。更重要的是,TPP改变游戏规则,中国没有话语权,但不想失去市场就必须跟随。这个对中国可能构成的威胁,恐怕若干年后才能看得清楚。

当然,没有中国参加的贸易协定一定是残缺的,甚至可能是无可持续的。从各国审批到成员国之后的博弈,TPP仍面临不少不确定性。有趣的是,TPP协议宣布之后,不仅中国民间大哗,认为美国在孤立中国;美国民间也是大哗,认为奥巴马政府为了孤立中国,牺牲美国利益,尤其是劳工利益。美国进入大选年,没有多少议员会愿意为了支持这个贸易协定而得罪选民的(民主党议员尤其如此),所以TPP付诸国会表决一定是大选后的事情,TPP最终成事最早也要等到2017年。

不过这个新贸易架构能玩出的把戏却可能很多,足以让中国恶心几年,对已经面临诸多失衡的中国经济不啻雪上加霜。中国的对策不外乎两种,1)试图加入,2)另起炉灶。另起炉灶的事情其实已经干过,不过小伙伴们不很靠谱,输给TPP先手之后再打对台戏难度颇高。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倒是签了几个,有些还在谈判中,不过那些都是觊觎中国市场的国家。对于中国唯一重要的是美国市场,在美国没有签下自贸协议之前,希望若干个双边协议来弥补TPP多边协议上的缺憾,笔者看来不过是一厢情愿的自我安慰。试图加入TPP也不容易,从政治体制到互联网自由,从保护知识产权到国企私有化,这些要价好像是为中国定身制作的障碍,没有一项容易。

不过有危才有机,1999-2005年的国企改革、银行改革、与国际接轨、打通内贸经络,其实都是WTO倒逼出来的。如果能用加入WTO思维来看TPP,坏事未必不能变成好事。三中全会列出林林总总的改革大计,至今雷声大雨点小,多一点危机感也未尝是坏事。笔者认为,打破目前中国经济的困境,唯有依靠改革。

最后提一句汇率,TPP成事加大了人民币贬值的概率。既然WTO在被阴干,北京对WTO的承诺也不必太当真。既然起跑线被对手后移了,不妨在跑鞋底加弹簧。笔者以为,人民币主动贬值是应对TPP的利器。不过那是“术”,不是“道”,改革才是硬道理。要是人民币突然贬值,这个又不知道会踢到谁的屁屁。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