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 每月专栏 期货市场迷思

期货市场迷思

一位内地中部城市的副市长,主管基建投资,每年花相当大的精力跑省会和北京,争取基建项目立项和贷款,往往无功而返。

今年农历新年过后,他的基建项目全部获批,银行贷款一次到位(过去要分几期逐步到账)。资金涌过来令他很开心,不过项目准备尚未完成,反腐败之下大家工作积极性也不高,于是基建专项资金被转成理财产品吃利息。他的一位同学在浙江做期货,听闻国家资金下发,第一时间大手买入钢铁期货,饱赚了一把,回过头来教副市长如何“与时俱进”。原材料价格飙升,带动PPI,市场认为中国通缩见底,更多资金冲向期货市场。不知那位副市长是如何挪用专项基金的,只知最近他在饭桌上谈论螺纹钢、豆粕、甲醇的次数远多过道路桥梁建设。

近月中国的货币政策明显被放松,一月和三月的银行信贷分别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和第二高的单月记录,将第一季度的数字放在一起,银行贷款超过了2009年“四万亿”时候的水平,社会总融资规模超过了2013年“理财产品热”时候的水平。巨额流动性倾下,月度经济数据有改善,不过惹人注目的是期货市场的爆炒。一个品种的螺纹钢一天的期货成交量,远超过该产品一年实际产量;中国期货市场4月21日一天的成交金额,相当于全世界股市当天的总成交量的两倍。期货市场属于专业、机构投资者和大生产商,杠杆高、波动大是基本特征,如今对期货市场不甚了了的中国小投资者却趋之若鹜,书写着现代资本市场惊艳的一页历史,希望他们和那位副市长不输钱。

小民冲向期货市场,自有其因缘,不过从货币政策的角度,却值得决策层探讨。扩张性货币政策似乎用力已老,对实体经济的边际效益愈来愈低,央行唯有增大力度,用更猛烈的流动性来达成政策目标。实体经济对政策反应不大,是因为银行的金融中介功能弱化,流动性无法被传递到有需要的企业和个人手中;是因为国企垄断迟迟未被打破,许多高端服务业准入门槛过高,民营投资积极性不大。不行改革,便无法打通经济的脉络,光靠印钞票难以真正摆脱经济困局,货币幻影下改善了的增长动力也未必可以持久。同时,强大流动性催生出来的金融资产价格泡沫,可能带来金融隐患、社会隐患。

靠流动性拉高资产价格,以此带动经济增长,此招一年前在A股市场试过。不要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 (2016年04月28日),为个人意见,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