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冬 - 每月专栏 负利率出师未捷身先死

负利率出师未捷身先死

欧洲央行三月例会后,在政策上可谓倾巢出动。将央行存款利率再降10点至-0.4%,同时降低两个其他政策利率,还把每月购债规模提高200亿至800亿欧元,又将企业债纳入QE范围,最后对CPI预测作出巨大下调。

市场对此反应积极,股市债市齐升,欧元下挫。一个半小时后,德拉吉在记者会上,声称不预见进一步的负利率政策,欧元应声反弹,全球风险资产价格走软。

负利率出现至今,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但迅速成为央行继续QE的主流方向。不仅欧洲央行和日本银行先后走上负利率的道路,美国联储也在研究政策可行性。负利率的背景,是世界各国不断QE,央行几乎买下了整个国债市场,但是实体经济却复苏乏力,经济辗转回落。弹尽粮绝之下,央行不得已出此变通之策。

所谓负利率,指的是央行对银行存放在央行账户内的超额储蓄课征罚息,意在刺激银行放贷以帮助实体经济。政策的原意是好的,但是执行效果却不理想。经济处在下行周期,企业盈利每况愈下,银行资本金又不足,贷款意欲自然低下。银行一方面借不出去钱,另一方面又被央行罚息,利差缩小。更惨的是,央行不停放水,经济却被通缩阴霾笼罩,长期利率不断下挫。银行生意模式是收短钱借长贷,长短利差越缩越小,银行的利差空间严重受压。最终上月欧洲银行股遭到狙击,大蓝筹银行股价出现双位数暴跌。

这个为负利率政策敲响了警钟,原来利率也不是由央行任意摆布的,极端情况下市场可能强烈反弹,甚至危及金融稳定。此乃德拉吉谈话的背景,其他央行使用负利率时候也不得不考虑其副作用。负利率作为刺激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未见其利,已受其害,笔者认为此招再被大规模长时间运用的机会不大了。

负利率对经济的伤害,恐怕远不止这些。零利率、负利率清洗了低风险固定收益产品,令保险基金、退休年金失去了传统的投资生存空间,也对企业投资行为构成冲击。投资和储蓄是现代资本主义根基的正反两面。低利率未能有效恢复投资欲望,但在摧毁储蓄基础,其影响可能十分深远。

日本银行最新的会议纪要低调处理负利率,也是同一个原因。负利率,出师未捷身先死。

本文原载于今周刊 (2016年03月17日),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