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市场前瞻

中国:疫情严重拖累GDP增长 

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无疑对中国而至全球造成重大压力。然而,随着中国正在逐步恢复劳动力投入,也带来一线曙光。

在这方面,只要中国能够阻止国内疫情的再次爆发,最艰难的时刻应该已经过去。我们认为,当前主要的下行风险是外部需求疲软,进而导致国内失业率的增加,从而引发新一轮的国内需求的疲弱。在此次疫情冲击和经济增长疲软的情况下,我们当前更加关注中小企业(详见图1)和家庭面临的现金流的压力。

图1:无经营业务的中小企业存活率

资料来源:中欧商业评论

政策立场可以改变游戏规则

中国已经表示会使用财政政策来支持今年的经济。目前的争议主要在财政刺激的力度。一旦公布了今年明确的增长目标,政府都会竭尽全力通过政策组合来对冲任何其他负面冲击,实现全年的增长目标。与往年不同的是,中国尚未宣布2020年度增长目标。鉴于今年经济遭受疫情的负面冲击,我们不排除中国可能宣布不实施超大规模的刺激政策而是下调2020年度经济增长目标的可能性。我们目前预测今年的GDP目标增长率的范围会在3%至3.5%左右。财政政策方面,我们预计整个财政刺激规模大概相当于名义GDP的2.5-3.5%。在近期降准的背景下,我们目前预计年底前还会有两次降准。我们将M2增长率预期相应上调0.5个百分点至9%。除了货币政策方面的降准降息之外,我们预计政府还将出台更多利好中小企业和居民的财政支持政策(例如失业补贴、低收入个人补贴、可能直接退税等等)。 

现在世界其他多个国家也爆发疫情,影响到外部需求,全球贸易的疲软给正在恢复生产的同时带来了一定的外需压力

外部需求的疲软会使经济进一步承压,主要会从贸易和投资两方面影响中国今年经济增长。我们的分析表明,中国出口增长率每下降1个百分点将导致整个贸易额下降0.07个百分点,主要是出口的减少也会带来进口的同步下降。此外,中国出口增长率每下降1个百分点将导致GDP下降0.2个百分点。在当前全球疫情持续期间,可能会导致对外部需求的预测有相对较高的误差,我们对中国今年全年的出口增长率的预测从年初的+0.8%下调到-2.7%。中国现正在全面复工复产,在第二季度可以一定程度地弥补一季度的冲击,外部需求的疲软会限制恢复程度,但也不会完全阻碍整个经济的复苏总体趋势。

低油价会有所帮助

一般来说,低油价对中国是利好的。我们的量化分析表明,在控制汇率和国内需求的基础上,中国原油进口量对全球(布伦特)原油价格的弹性系数约为0.25。这表明,如果布伦特原油价格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目前的价格水平徘徊,原油进口量将增加10%,但按价值计算口径,原油进口额仍将有年化34%的降幅。根据2019年的数字,原油进口量占总进口量的11.5%(价值口径),由此表明,受全球油价下跌的影响,全年进口总值(价值口径)将会下降3.9%左右。 2019年中国商品进口总值约为14.3万亿元人民币,因此进口总值下降3.9%可使GDP提高0.5-0.6个百分点,这对达到整体GDP目标增长率是个很大的提升。诚然,这个利好影响的程度主要取决于国际油价水平。现在暂时将其放入我们的基本假设情境中还为时过早。因此我们强调,这个是我们对经济增长预测的潜在上行风险。 

今年中国经济增长难免受压

目前我们对2020年中国经济GDP增长率的预测是3.3%,相比疫情之前5.9%的预测做了大幅下调。国内方面,新冠肺炎的爆发和疫情防控不可避免对我国经济造成较大的冲击,一方面对国内的供应链造成了冲击,产业链运转不畅,同时国内的需求端也受到波及,需求走弱,大部分的疫情爆发给经济带来的负面冲击主要集中在今年的一季度。从3月中旬以来,新冠肺炎开始蔓延到全球,给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带来了巨大冲击,进而也给中国的外部需求蒙上了阴影。

第一季度的疫情防控使国内整个劳动力用工水平至少减少了15%

1-2月份的主要各项经济数据显示,中国经济的疲软增加了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整体严重萎缩的可能性。零售额同比下降20.5%,固定资产投资同比下降24.5%,这使我们对全年的GDP预测做了大幅下调(详见图2),我们预计今年的投资增速大概在1.8%,而国内消费则维持4.6%的增长率。虽然全国疫情防控形势得到了有效控制,生产加快恢复,劳动力市场加快复工,整个劳动力市场供给的减少对整个产业链的冲击可能会引发新一轮对需求端的负面冲击。这种情况可能造成中国的自然失业率的上升。

图2:固定资产投资

年同比增长率 (%) 3个月平均值
资料来源:瑞信、香港环亚经济数据

我们将2020年的通胀预期上调至3.7%,但将核心通胀率下调至1.5%

整个疫情期间,食品通胀仍然居高不下。相反,核心通胀率的下行预期体现了国内需求端相对比较疲软。